close

July 2019

no thumb
STOMATOLOGY

New discovery!

  蛀牙和牙周病会影响着人群的健康,然而目前研究人员并不清楚基因(遗传因素)在牙齿疾病发生过程中扮演的关键角色,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布里斯托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遗传特性以及诸如肥胖、教育和个性等因素在蛀牙和牙周病发生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蛀牙和牙周炎统称为牙周疾病,其是全球人群最常见的口腔疾病,但牙周疾病却与其它多种已知的疾病不同,研究者并不清楚基因在影响人群患牙周病风险上扮演的作用;研究者表示,两个人摄入同样的东西,并以相同的方式来护理口腔,但最终其却会产生不同数量的蛀牙,直到现在研究人员也无法对此清晰地解释。  研究者Ingegerd Johansson教授说道,本文研究让我们清晰地认识到,牙齿是机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群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因素似乎和患蛀牙之间存在某种因果关系。此前研究表明,多个基因或许参与了牙周疾病的发生,但研究人员并未进一步研究证实,这可能部分是因为诸如蛀牙和牙周炎等复杂疾病需要大量的研究才能够得出坚实的证据。  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综合性分析,将来自9项国际临床研究(涉及62000名参与者)的数据与英国生物样本库中(461000名参与者)参与者自我报告的牙齿健康数据相结合,该项研究是同类型中规模最大的,研究人员筛选了参与者基因组中数百万个位点来寻找与牙周疾病相关的基因;最后研究者鉴别出了与蛀牙发生相关的47个新型基因,同时还证实了此前已知的免疫相关基因与牙周炎相关,与蛀牙发生相关的基因包括能帮助形成牙齿和颌骨的基因、唾液中具有保护功能的基因以及影响牙齿上细菌繁殖的基因等。   此外,研究人员还分析了心血管疾病与机体代谢健康因素之间的遗传关联,这些代谢健康因素包括吸烟、肥胖、教育和个性等,研究者想通过研究理解这些因素与牙齿健康之间的关联;利用孟德尔随机化技术(Mendelian randomisation)进行研究后,研究者发现,牙周病与某些心血管-代谢风险因素之间不仅存在相关性,而且还存在一定的因果关联。  最后研究者Simon Haworth说道,未来诸如此类研究或能为我们提供新方法来鉴别存在牙齿疾病特定风险的人群,然而无论人群所携带的基因如何,良好的口腔卫生和饮食对于维持机体健康,有效降低蛀牙和牙周疾病的风险都至关重要。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read more
STOMATOLOGY

口腔一破就溃疡正常吗?三个问题,你需要了解

868.jpg
  有些人可能在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咬破了口腔的皮,然后吃完饭后没多久就出现溃疡的症状,但是听说口腔溃疡一般都是因为上火或者缺乏维生素而导致的。咬破了皮就口腔溃疡了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呢?很多人很想知道,口腔一破就溃疡正常吗?我们就一起来看一看这个问题。   咬破口腔,为什么会得口腔溃疡?  首先我们先来看一看,口腔一破为什么就会形成口腔溃疡。这是因为口腔破了以后,如果此时在进食中,食物中含有的食物可能会引起口腔伤口处感染,从而形成口腔溃疡。所以口腔一破就口腔溃疡也是比较常见的现象,与普通的口腔溃疡的症状差不多。  得了口腔溃疡,该注意什么方面?  如果得了口腔溃疡,自然会影响我们的正常进食。因为口腔溃疡患者在吃东西的时候会感觉到特别痛,经常会吃不下东西。所以在口腔溃疡的时候可以多吃一些流食和清淡的食物,多喝温水,一般口腔溃疡在几天后可以治愈,等到口腔溃疡治愈后再正常饮食。   口腔溃疡从何而来,又如何预防?  至于口腔溃疡是由于什么原因引起的呢,应该怎么去预防比较好。平常生活中要预防口腔溃疡,首先要保持口腔的清爽干净,所以平时我们在吃完东西后最好养成刷牙的好习惯,尽量少吃辛辣刺激的食物,即使偶尔吃的时候在吃完之后应该多喝水,及时清洁口腔。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口腔一破就溃疡正常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总而言之,避免口腔溃疡需要我们在平常吃饭中留心,不要咬破皮,如果不小心咬破了,也不用过于担心一般是可以自行治愈的。在口腔溃疡期间,我们还需要保持口腔干净,进食健康、清淡的饮食,帮助口腔溃疡早日康复。
CANCER

肺癌有哪些风险因素?你有患肺癌的风险么?

no thumb
  每年有160万人死于肺癌。但如果你认为这些人只是老烟鬼,那你就错了。  《柳叶刀》旗下的《电子生物医学杂志》(EBioMedicine journal)上发表的一项挪威-希腊的新研究显示,即使你年纪较轻,即使你吸烟不多,也可能存在肺癌风险。  来自挪威HUNT研究的研究人员对65000名年龄在20岁至100岁之间的挪威人进行了调查,并对他们进行了16年的跟踪调查,找出了最危险的因素。  美国2011年的一项大型研究显示,对吸烟超过30年的人进行电脑断层扫描(CT)可以挽救生命,但70%的高危吸烟者不包括在内。但是CT扫描是昂贵的,不能随意使用,因为重复的小剂量辐射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造成伤害。因此,研究人员想要开发出一种工具,可以高精度地识别高危人群。  94%的吸烟者  Oluf Dimitri R?e是挪威科技大学临床和分子医学副教授、Tr?ndelag县Levanger医院肿瘤学部门资深肿瘤学家。  R?e想出了利用挪威HUNT研究的大数据来找到合适的风险因素的组合,从而高精度预测肺癌。HUNT是一项Nord-Tr?ndelag健康研究,收集了Nord Tr?ndelag县大部分居民30年里的大量健康数据。该数据库包含了近12万人的信息。R?e招募了一个国际研究小组来研究这些数据。  经过3年的研究,该组织发现,被诊断出肺癌的患者中,94%是吸烟者或戒烟者。6%的不吸烟者没有发现明显的危险因素。  此外,他们还发现,21%的肺癌病例发生在参与亨特调查时年龄在55岁以下的人群中。在这些病例中,每天吸烟少于20支且持续时间不足20年的人占36%。  七个风险因素  该研究结果使研究小组能够确定吸烟者和戒烟者中谁更有可能患肺癌。研究人员从36个变量中筛选出7个风险因素。  该小组随后创建了一个风险计算方法,可以让你计算自己在6年内和16年内罹患肺癌的风险。这个在线计算方法被命名为HUNT肺癌风险模型。  其中五个危险因素已经众所周知:  年龄增加  吸烟的时长(根据你每天吸20支烟的时间计算)。  你每天吸多少支烟(多年来每天吸几支烟比几年来吸很多支烟危害更大)。  你戒烟多久了(风险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  体重指数(BMI;身体质量指数越低,患病风险就越高。)  增加了两个新因素:  周期性每日咳嗽(增加患病风险)。  每天有多少小时暴露在室内的烟雾中(增加风险)。  需要的CT扫描更少  研究小组使用了这七个因素来观察他们是否能预测45000个人的肺癌,这些人都回答了相同的问卷,并被跟踪长达20年之久。他们都参加了10项CONOR(挪威队列)健康研究。  当他们把人配对后,这个小组能够以将近88%的准确率预测谁会首先患上肺癌。  使用该模型,只有22%的吸烟者和已戒烟者需要CT扫描才能识别出未来6年内多达85%的肺癌患者。  "该方法可以减少人们暴露在不必要的CT扫描的辐射下,且最大化识别真实风险因素。"R?e说道。"这是第一个可以准确预测轻度吸烟者、年轻人以及多年前戒烟者肺癌的模型。"  美国已经实施了对重度吸烟者的CT扫描筛查,但一旦一项规模更大的欧洲研究完成,欧洲可能会实施筛查。使用这种风险计算方法,未来对吸烟者的筛查将更加准确。 Fortunately, very few people have lung cancer, even in high-risk groups. In the HUNT study,
CANCER

从流行病学角度看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防治

no thumb
  2019年5月31日-6月4日,一年一度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ASCO)年会在芝加哥召开。会议现场,医脉通有幸邀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基梅尔癌症癌症中心Kala Visvanathan教授分享她的团队的研究成果!  医脉通:这届ASCO大会上您的团队带来了很多壁报。您愿意和我们分享一下您主要的研究成果和它们在临床实践中的重要性吗?  Visvanathan教授:从科研的角度来说,我们的研究主要关注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防治。我们这次带来了两个壁报,一个主要是研究女性中乳腺癌和卵巢癌高发风险人群对癌症筛查的依从性。另一个壁报关注病程早期就接受卵巢切除的女性患者的脂肪和肌肉含量变化,因为我们目前正在鼓励年轻的卵巢癌高发风险患者早早地接受卵巢切除。  医脉通:您和您的同事在摘要1557中提到发病风险较高的女性对用于风险评估的乳腺癌筛查依从性较低,并且这种情况只发现在乳腺癌筛查中。是什么导致了这一现象?您认为乳腺癌筛查措施应该进行哪些改进?  Visvanathan教授: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因为这些年来我们在临床中见到了很多要么是有乳腺癌或卵巢癌家族史,要么是年纪轻轻就具有乳腺癌个人史的女性,我们在试图把这些女性按照发病风险分类。所以目前我们一个正在进行中的尝试就是运用更多的筛查手段找出那些乳腺癌患病风险较高的患者。  但我们不清楚的是,当我们通过这些筛查结果试图找出患病风险高的女性,并建议她们接受更为全面的进一步筛查时,我们并不知道这些女性是否真的会听从我们的建议。因此我们进行了这个长达十年,从2005年开始的队列研究,追踪调查了那些在筛查中显示高风险的患者是否真的会每年接受乳房X光检查和核磁共振成像(MRI)。  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这些人群每年接受乳房X光检查的概率还是比较高的,但时间一长她们对MRI的依从性就没有那么高了。对于其他形式的癌症筛查手段,例如宫颈抹片检查,骨盆X光造影和结肠镜检查,患者的依从性还是不错的。  现在我们在试图找出这些依从性高低背后的原因,我们的一个猜测是MRI检查技术的难度比较大,有时候价格也较高,而且有些女性并不喜欢接受MRI。但我们仍然需要探究这种现象出现背后的原因。  医脉通:目前乳腺癌风险评估模型的研究进展如何?  Visvanathan教授: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目前学界对于乳腺癌风险评估已经提出了好几个模型,比如比较经典的Gail模型、Tyrer-Cuzick模型,也叫Ibis模型,以及BOADICEA模型等等。所以我认为加入影响患癌风险的因素的模型实际上是很多的。这些模型都有其合理性,但我们目前在改善风险评估的过程中所寻找的是能够分层化患癌风险的新模型。这个领域里最近的一个思路是在模型中加入多基因遗传风险评分这一类的因素,我们也可以试着思考一下如何通过在预测模型中运用受试者组织和血液中的一些分子标记物来进行对风险的分层化判断。  我认为在风险评估中,我们正在试图把新的因素考虑进风险评估的模型中并且让模型更加的灵活。一种方式是使用多基因遗传风险评分法,但是与此同时我们需要考虑如何把该方法融合进目前的临床实践。如果我们能成功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可以鉴别出高风险和低风险的女性并给他们提供更加合适的筛选方法和癌症预防建议。So how do we make these ideas a reality? We have mentioned some hormone prophylaxis
CANCER

什么?病人体重可能会影响化疗药物疗效?

no thumb
  一种新型抗癌药物刚刚进入市场,目前看来前景一片光明,但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UIC)的研究人员敦促医生在开药前考虑病人的体重和肝脏状况。  这些药物被称为PI3K抑制剂,它们显着降低了癌细胞生存和增殖常用通路的激活。但在发表在《PNAS》上的一项新的小鼠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在喂食高脂肪食物的小鼠中,这些药物可能会增加胰腺癌前病变的数量。  "我们知道,抑制这种途径会导致癌细胞死亡和病灶缩小,但在经基因工程后会出现胰腺癌并被喂以大约一半的卡路里来自脂肪的饮食的小鼠身上,抑制PI3K通路导致比相同类型的更均衡的饮食的老鼠出现更多的胰腺癌病灶。"UIC医学院胃肠病学和肝脏病学副教授Paul Grippo说道。  Grippo和他的同事首次证实PI3K通路参与了小鼠胰腺癌前病变的形成。他们使用经过改造的老鼠来发展胰腺癌。一半的小鼠也被设计成缺乏PI3K通路中的关键信号分子,有效地使其无法发挥作用。在PI3K通路沉默的小鼠中,20%的胰腺有癌前病变。具有功能PI3K通路的小鼠有两倍的癌前病变。  格里波说:"考虑到我们知道这一途径在促进其他癌症细胞生长方面的作用,这并不令人惊讶。"   然后,研究人员让同样的老鼠吃正常或高脂肪食物,其中50%的卡路里来自脂肪。在高脂肪饮食的小鼠中,50%的胰腺被癌前病变所覆盖。格里波说:"高脂肪饮食似乎不仅消除了敲除PI3K信号通路的保护作用,而且实际上鼓励了更多癌前病变的形成。"  Grippo担心医生给肥胖的胰腺癌患者开PI3K抑制剂可能弊大于利。格里波说:"这项新发现表明,医生们可能希望采用个性化或精确的药物方法来使用PI3K抑制剂,并根据病人的体重来做出部分决定。"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no thumb
CANCER

Researchers have discovered new ways to self-destruct cancer

  多年来,研究人员一直试图瞄准一种名为MYC的基因,这种基因在发生突变或过度表达时,可以驱动多种癌症类型的肿瘤生长,但事实证明,要成功击中这个目标并不容易。现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新的途径,可以作为MYC的合作伙伴,这可能是它的致命弱点。该途径涉及一种叫做ATF4的蛋白质,当它被阻断时,它会导致癌细胞产生过多的蛋白质而死亡。这些在细胞系和小鼠模型中的发现可能为一种新的治疗方法指明了方向,因为可以阻止ATF4合成的抑制剂已经存在。相关研究成果于近日发表在《Nature Cell Biology》杂志上。  MYC是一种控制正常细胞生长的基因,但当它在癌症中发生突变或扩增时,它会引发连锁反应,帮助肿瘤无法控制地生长。虽然目前还没有针对它的具体方法,但之前的研究已经把重点放在阻断通路的其他步骤上,作为阻止肿瘤生长的一种变通方法。放射肿瘤学Richard Chamberlain教授、放射肿瘤学副主席兼研究部门主任Constantinos Koumenis博士领导的研究小组此前曾表明,在某些肿瘤中,其中一个步骤是由一种名为PERK的激酶调控的,这种激酶会激活ATF4。然而,在这项新的研究中,他们已经表明,阻止PERK并不总是能阻止肿瘤的生长,因为MYC实际上控制了第二个过程,这个过程可以作为系统中的旁路并行工作。这项研究发现了第二种激酶,称为GCN2。  "我们需要更进一步在下游阻止肿瘤生长,使癌细胞无法轻易逃脱,我们的研究确定了这样做的目标,"Koumenis说,他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Helen Diller家庭综合癌症中心的泌尿科Davide Ruggero博士为文章共同通讯作者。  这项研究表明,另一种方法是针对ATF4本身,因为它是两个信号通路收敛的点,这意味着有更少的通路允许癌症生存。研究结果还表明,ATF4开启了MYC生长所需的基因,并控制着细胞制造特定蛋白质4E-BP的速度。当研究人员在细胞或小鼠中敲除ATF4时,他们发现肿瘤细胞继续表达这些蛋白质,最终由于压力而死亡。这阻止了患有淋巴瘤和结直肠癌的小鼠的肿瘤生长。本研究还发现,当人类肿瘤由MYC驱动时,ATF4及其蛋白伴侣4E-BP也过度表达,这进一步证明了这些发现可能为人类提供一种可行的方法。   "这向我们展示了靶向ATF4对MYC依赖性肿瘤的潜在影响,这是我们已经在研究的。我们还在努力证实这种方法不会造成任何严重的脱靶效应。"  研究人员表示,未来的研究还将集中于继续调查ATF4为何会这样工作,这可能有助于他们了解该通路中是否存在其他潜在目标。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read more
CANCER

肺癌最新研究进展,再不知道你就OUT了!

no thumb
  2019年7月4日至7日,中国临床肿瘤学年度进展研讨会(Best of CSCO, BOC)暨Best of ASCO 2019 China(BOA)在西安召开。7月6日上午的肺癌专场下半场主要由广东省人民医院的钟文昭教授和上海市肺科医院的任胜祥教授分别对三项重磅临床研究进行介绍,内容涵盖了: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治疗耐药后合并MET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后线治疗、NSCLC的新辅助靶向治疗、ALK阳性NSCLC的优化治疗选择,来自上海市肺科医院的周彩存教授对上述研究进行了精彩点评。本文总结如下:  NSCLC新辅助治疗(CTONG 1103研究)  众所周知,肺癌的疗效/预后和分期直接相关:早期NSCLC(IA-IIA期)经过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5年总生存(OS)率可达40%以上,而不能手术的进展期、晚期NSCLC(IIIB-IV期),则仅有不足10%的5年OS率,反差极大。临床上,大部分NSCLC患者初诊时已为IIIB-IV期,能否通过降低肿瘤分期来改善这部分NSCLC的疗效成为研究的焦点。  荟萃分析显示,术前新辅助化疗似有一定优势,但多项随机对照临床研究则未能证实新辅助化疗/新辅助放化疗对比辅助化疗的优势,而且新辅助化疗产生的毒性则很可能影响随后的手术治疗。在以驱动基因为指导的靶向治疗时代,新辅助靶向治疗能否取得突破?  CTONG 1103研究是一项来自中国17个中心的开放标签、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评估了厄洛替尼对比吉西他滨联合顺铂(GC)新辅助治疗在经液体活检确认的EGFR敏感突变、未经治可切除IIIA-N2期NSCL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研究未达到主要终点(客观缓解率,ORR),厄洛替尼和GC方案新辅助治疗的ORR分别为54.1%和34.3%(p=0.092),厄洛替尼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PFS)明显延长(21.5个月 vs 11.4个月,p <0.001);两组中位OS未见明显差异(45.8个月 vs 39.2个月,p=0.417);厄洛替尼组不良反应总体发生率及因不良反应导致用药剂量调整的比例均显著低于GC组,且不良反应可控,安全性更好。  该研究提示,生物标志物指导的新辅助/辅助治疗策略在IIIA-N2期NSCLC患者具有一定的潜力,值得进一步研究。  MET阳性EGFR-TKI耐药NSCLC的治疗  (一项比较Tepotinib联合吉非替尼与化疗用于伴MET过表达或MET扩增的EGFR突变型NSCLC复发患者的Ⅱ期随机试验)  MET阳性包括MET过表达和/或MET基因扩增,研究表明,MET阳性是EGFR突变NSCLC经TKI治疗后获得性耐药的重要分子改变,尤其在T790M阴性的患者中比例更高(约占20%),如何对这部分患者进行有效的挽救治疗,已成为克服EGFR-TKI耐药必须面对的问题。  Tepotinib是一种口服MET抑制剂,临床前数据显示,Tepotinib可以克服由于异常MET活化引起的对EGFR-TKI的获得性抵抗,理论上可以改善伴MET阳性EGFR-TKI耐药NSCLC的疗效。  该研究是一项应用Tepotinib联合吉非替尼治疗MET阳性、EGFR靶向治疗耐药的晚期NSCLC的II期临床研究,最终纳入55例EGFR靶向治疗耐药,EGFR突变且T790M阴性,MET阳性但没有接受过MET靶向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试验组应用Tepotinib+吉非替尼治疗(T+G),对照组则采用培美曲塞+顺铂或卡铂化疗。  研究显示,T+G治疗与化疗的中位PFS没有明显的差异(4.9个月 vs 4.4个月),而亚组分析则显示MET免疫组化(IHC)3+的患者中位PFS为8.3个月;MET基因扩增的患者中位PFS则长达到 21.2个月,均远超化疗的4.4个月。在MET阳性的患者中,ORR也明显更高(厄洛替尼68.4% vs GC方案33.3%)。不良反应方面,研究发现,T+G治疗耐受性良好,大多数不良反应的严重程度为轻度至中度,总体可控。  本研究提示,Tepotinib联合EGFR-TKI是疗效较确切的克服伴MET阳性NSCLC耐药的治疗方案,研究结果尚有赖于进一步III期临床研究验证。  ALK阳性NSCLC初始治疗的优化选择(ALESIA研究)  阿来替尼是一个高度选择性的、有中枢神经系统(CNS)活性的ALK抑制剂,在全球多中心的III期ALEX研究中,阿来替尼对比克唑替尼显示出显著更优的全身性(包括CNS)疗效,且安全性更优。考虑到人种的差异性,在亚洲,尤其中国ALK+晚期NSCLC患者中其疗效和安全性尚需进一步验证,ALESIA研究应用而生。该研究总共从3个亚洲国家(中国、韩国和泰国)入组了187例患者。  研究结果达到了主要研究终点,即:阿来替尼组的PFS显著更优,克唑替尼组和阿来替尼组的中位PFS分别为10.7个月和尚未达到(NE);其中基线合并CNS转移的患者,从阿来替尼组治疗中获益更显著(HR
1 2 3 7
Page 1 of 7